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    主管
2019年第5期

社论

持续深化改革 强化权力监督

要闻

赵乐际在天津调研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召开座谈会听取特约监察员意见建议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

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就《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答记者问

新时代 新指南

编者按

深度学习从严从实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学知躬行打通内在联系 让“三不”同向发力

思想解读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有机整体

延伸阅读从不收敛不收手现象看 一体推进“三不”的必要性

封面故事·监委 第一年

国家监委组建一年大事记

制度优势 用数据和事实说话

云南“失踪”校长追回始末

杨光落马 “阳光”重回

为何这家单位一月内7人投案自首?

敢闯敢干 才能开拓一片新天地

学习贯彻

正确把握“五个关系” 推动全会部署要求落实落地

推动监督检查工作高质量发展

从严从实加强纪检监察队伍自我监督

纪律部队风采

最美女纪检监察人

七七草杂谈

改革不落实就会落空

专稿 · 内蒙古/消除基层“雾霾” 守护百姓幸福

打好净化基层政治生态“组合拳”

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赤峰:以公开促公正聚民心

一台水泵的教训

村级报账员何以吞噬巨额征地款

老书记“不老”

从救死扶伤到害人害己

评论努力营造让老百姓安康舒畅的生活环境

专题·深化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向“党的大敌、人民的大敌”亮剑

系列观察

为何必须从政治建设高度强化整治

只有精准发现问题,监督才会有的放矢

深化集中整治必须精准发力

实践探索

水利部:以务实态度从严推进集中整治

河北邢台:以扎实调研为整治夯实基础

广东:严格执纪监督 精准量纪问责

福建:在强化监督的同时深化源头治理

听音频 学党规

一组

特别关注·学习贯彻工作规则

把执纪执法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权威释义

如何理解关于党委(党组)加强对审查调查工作领导总体要求的规定?

如何理解关于纪检监察机关调查取证要求的规定?

如何理解关于纪检监察机关对涉嫌职务犯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移送后对审查调查部门的工作要求,以及审理工作完成后对其他问题线索处置的规定?

如何理解关于纪检监察机关应当加强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以及审查调查组设立临时党支部的规定?

如何理解关于纪检监察机关开展谈话过程中应当注意的安全事项等内容的规定?

清风文苑

韦力:回忆黄裳藏书二三事

名家荐书

蒙曼:值得反复阅读的五本经典好书

知行话题

理解 “两个革命”“四个自我”的三个视角

视点辑览

一组

 
延伸阅读
从不收敛不收手现象看一体推进“三不”的必要性
——对话国家监委特约监察员、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刘嘉
首页
1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取得了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但反腐败斗争还没有取得彻底胜利。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鲜明指出,“仍有一些人不收敛不收手、甘于被‘围猎’”。雷霆之势高压反腐之下,为何还有人顶风犯案?国家监委特约监察员、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教授刘嘉从心理学角度进行分析。

  本刊记者:从心理动因看,产生腐败行为有哪些主要因素?如何继续强化不敢腐的震慑作用?

  刘嘉:从行为层面看,腐败本质上是一种风险决策。人在决定是否参与腐败行为时,通常要考虑腐败被发现的风险,感知到的风险越高,越能显著降低腐败。

  个人腐败往往呈现出从“不敢想”到“试试看”,再到“大胆干”的发展轨迹。产生腐败行为的原因之一,是风险感知过低。通常来讲,腐败的次数越多,客观风险概率会随之增大,但腐败者对风险的主观感知却未必随之增强,原因在于腐败被发现的风险概率较低。如果连续几次腐败而未被发现,腐败者就容易产生“热手谬误”的错觉,认为下次“伸手”也不会被抓住,从而继续腐败甚至更加猖狂。

  原因之二,风险可控感过高。风险可控性是指对风险的控制感,相信自己能够影响风险事件的发生,掌控最终结果。当风险可控感高时,人容易产生乐观偏差与侥幸心理,决策更加冒险,出现腐败行为;而一旦意识到风险得不到有效控制,往往会放弃腐败行为。现实中,当监督机制不够完善时,领导干部自认有一定控制力而避免受到查处,就容易产生腐败。更糟糕的是,一旦形成团团伙伙,腐败者相信“有人罩着”,即使当自己权力不足以形成高控制感时,也会出现严重腐败。

  因此,通过提升感知的腐败风险概率和降低腐败风险可控感双管齐下,才能让领导干部在面对诱惑时不敢腐。因此,必须使反腐败斗争常态化和专业化。正如党中央所强调,必须继续保持战略定力,反腐高压态势不减,这是巩固震慑的关键。同时,持续深化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纪检监察机构改革,不断提高纪检监察机关的专业性和独立性,也将持续放大震慑作用。

  本刊记者:有的领导干部为何会“被围猎”而难以自拔?

  刘嘉:通过对违纪违法案件的分析,心理学家发现:许多能力突出、原本清廉的官员,身边都存在着一些所谓的“朋友”。这些朋友不断使用投其所好等软性手段,与领导干部形成情感联结,最终以人情关系迫使其做出违法乱纪的事。这个现象被称为“心理绑架”。

  心理绑架通常涉及关系建立、关系巩固、关系使用三个阶段,其核心就是用情感取代理性。一开始,行贿者会隐藏真实目的,只输出资源满足领导干部的需要或爱好,而不要求回报,或只提出很小要求,从而形成不平衡的关系。不求所报的付出让领导干部体验到被理解、被关心的感觉,因此容易建立情感联结,降低防御心理和风险感。这就会出现我们经常看到的,在人情世故的“温水煮青蛙”面前,一些领导干部渐渐滑向腐败。所以,领导干部警惕“被围猎”的风险,绝不仅仅在八小时以内,在八小时以外与人交往中,也必须高度警惕,不要被人情进行心理绑架。

  本刊记者:就个体而言,如何实现不想腐的自觉?

  刘嘉:习近平总书记讲,共产党人如果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或信仰、理想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就必然导致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腐化。实现不想腐的自觉,最基础、最根本、最关键的就是,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

  从心理学专业的角度而言,我认为,领导干部要注重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心态。腐败作为一种可以快速提供物质财富、降低自我不安全感和焦虑的方式,是心态失衡者更倾向采取的一种行为。虽然腐败会有道德、法律代价的风险,但心态失衡的个体会在强烈的维持心态平衡动机驱使下,在确定的利益(腐败)与可能的代价(被发现)的权衡中,更关注短期的、确定性的利益,从而表现出更强的物质主义倾向和更强烈的腐败意向。因此,领导干部应着重培育依靠自身才华、自我努力和工作业绩等内在因素支撑的积极心态,从而抵抗物质诱惑、强化纪法意识、坚守道德底线,实现不想腐的自觉。

  腐败并非这个时代的问题,而是自人类文明产生以来便有;腐败并非中国特有,而是全球性问题;腐败是一个复杂问题,不存在单一解决方式。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是非常科学、契合规律的。

1